【羲园纪事】杨诗兴和彭大惠:伉俪情深 比翼双飞
























杨诗兴(1911-2011),湖北省武汉市人。5岁即进入私塾,后在武昌圣约翰初级中学、武昌文华中学高中部学习。19299月起,进入上海沪江大学医学预科、武昌华中大学医学预科、沪江大学生物系学习。毕业后,先后在母校和湖南湘雅医学院任生物学助教、讲师。是我国老一辈畜牧教育家、著名的动物营养学家、二级教授杨诗兴。

彭大惠(1915-2008),江苏苏州人。1938年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1947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营养学系研究生院,获硕士学位。1948回国后,在北京中央卫生研究院任副研究员。婚后,经过西北局教育部的努力,彭大惠调到了西北畜牧兽医学院,被盛彤笙院长聘为教授,开始了她的畜牧学教育人生。

    虚位以待杨诗兴

杨诗兴的青年时代在上海沪江大学学习生物专业,原本要报考医学专业,但因肺部有点问题,只好报考了生物专业。1945年,他考取中英庚款第八届公费留英畜牧学研究生,赴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1948年获博士学位后在英国汉纳乳牛研究所任研究员。在汉纳乳牛研究所,他对奶牛汗腺和产奶量的关系进行了研究。“奶牛有汗腺吗?”当时的文献记载是有,而且热带奶牛皮肤汗腺多、密度大,温带奶牛皮肤汗腺少,密度小。但杨诗兴通过在人工气候室高温高湿环境下的试验,证明奶牛皮肤上未分泌出液体,所谓“汗腺”不是汗腺,其论文在英国自然学报刊登,同时也启发了他在学术上不能“人云亦云”,这是他在英国从事科研工作的重要收获。

虽然英国有着优越的生活和研究条件,但杨诗兴始终胸怀祖国,思念亲人。当国立兽医学院院长盛彤笙和教务长朱宣人联名写信邀请他来校任教,请他担任畜牧系主任,并给他寄去了路费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为了回国后的教学科研工作,他在英国做着各种准备,购买了300多本畜牧方面的书籍,整整装了10布袋,运到兰州后,赠给了学校图书馆。他还制作了300多张畜牧学方面的幻灯片,以供今后的教学之用。正当他准备启程回国时,朝鲜战争爆发,美、英等国扣留了中国留学生。直至19513月英国议会取消了这条禁令,他才于同年7月从英国回到香港。他的母亲和小妹在战乱中离散去了台湾。到香港后,他本想将亲人接到兰州一同居住,以便晨昏侍奉,尽孝承欢。但没想到台湾当局不允许她们到大陆去,而是想把杨诗兴叫到台湾来。忠孝不能两全,当时他决心要把自己的知识贡献给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大陆人民,就给母亲寄去了一些费用,自己独身来到了大西北。

19504月,西北兽医学院成立了畜牧系,盛彤笙院长亲自兼任畜牧系主任,虚位以待心仪已久的杨诗兴。19518月,杨诗兴飞抵兰州,即被盛彤笙聘为教授兼畜牧系主任。

1953年夏,受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甘肃分会的派遣,杨诗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兽医二队队长,参加抗美援朝。他在朝鲜14个月里,经常冒着敌人的炮火调查研究,编写了《兽医检验员训练班讲义》、《朝鲜战地割贮马骡饲草手册》及《主要野生牧草和主要毒草手册》,为部队培训了30多名军马卫生员,解决了战马的牧草中毒和战场上的粗饲料问题。这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和研究成果在志愿军中广泛推广应用。他们的出色工作,受到志愿军后勤部的通报表彰。返国后,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特致函西北畜牧兽医学院:

“抗美援朝志愿兽医队第二队在朝鲜前线对野生马草进行了系统的调查研究,不但对志愿军割贮马草问题上提供了方法,也同时取得了科学上的成就,这些成绩是与杨诗兴教授的努力分不开的,杨诗兴教授在这一年的工作中,发挥了科学工作者的爱国热忱,忘我的进行了艰苦的战地调查研究,并著有朝鲜战地割贮马草问题的研究报告,值得表扬。兹值其工作结束,特代志愿军后勤卫生处致以谢忱。”

    相互促进,比翼双飞

1954年,杨诗兴从朝鲜战场返国后,与北京中央卫生研究院营养学专家彭大惠喜结良缘,这是人体营养界与动物营养界意义深远的结合。

1954年彭先生调到了兽医学院任畜牧系教授,两人同在动物营养教研组。杨诗兴和彭大惠开始了事业上的比翼齐飞。他们创建了动物营养教研室和实验室,完善了动物饲养教学体系,建立起教学、研究的教师梯队,编写教材,制定教学大纲,为我国现代畜牧学教育做了许多开创性和奠基性的工作。无论是本、专科生的教学,还是研究生培养;无论是科研工作,还是著书立说,彭大惠都默默地配合丈夫的工作,杨诗兴的很多研究项目和科研成果,都与她密不可分。

杨诗兴和东北农业大学的许振英教授都是动物营养学界的大家。许老先生多次称赞杨诗兴在我国动物营养界的功底最为深厚,学术水平与知识水平很高。当年,许振英教授倡议成立中国动物营养学会,杨诗兴积极参与其中的筹建工作,贡献了许多极为重要的意见,是我国动物营养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

许振英教授曾表示他毕生梦寐以求的一件事,是制定出中国畜禽饲养标准。但他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希望同仁们能加以努力。从19791990年,由杨诗兴牵头,在甘肃农业大学畜牧系饲养教研组的教师及中国农科院兰州牧研所动物营养研究室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先后制定出“甘肃黑猪的饲养标准”“白来航鸡蛋鸡的饲养标准”“湖羊的饲养标准”及“中国美利奴羊的饲养标准”,开创了我国动物营养需要量标准之先河,完成了许老的一大心愿。

杨诗兴作为大西北首席畜牧专家,多次参加了大型考察活动,为西北畜牧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才智。1956年,他参加中科院西北分院和甘肃省政府组织的河西农业综合考察队,任畜牧组组长,负责考察肃北蒙古族自治县盐池湾的畜牧、兽医及草原情况,拿出了一份高质量的改良计划;随后,又参加了甘肃省政府组建的河西大型机耕农场选址活动,勘察了武威、玉门等地,拟定了牧场建设计划书,为省政府的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

1960年,由杨诗兴主编,彭大惠、汪鸿儒参编了我国第一部全国统编教材《家畜饲养学》,作为全国高等农业院校畜牧专业试用教材。以后,又主编了《饲料营养价值评定方法》《国外家畜饲养与营养资料选编》和《蛋鸡日粮配方》等学术专著,参编了《畜牧学进展》《动物营养进展》等著作,在国内外公开发表了“绵羊能量代谢研究的总结与展望”等论文100多篇。其中的《饲养与营养科技的国内外水平对比和赶超设想》一文,受到农业部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赞扬。

杨诗兴与彭大惠教授合作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动物营养学科点。从1961年开始,招收动物营养研究生,有29人在这里取得了学位。为各兄弟院校培养进修教师30多名,培养本、专科生近千人。文革后,又承担了“全国动物营养高级研修班”的讲学任务。由于在学习期间受到十分严格的科学教育与实验技术的训练,这些学子以后都成为高等院校、科研部门、企事业单位的栋梁之材。

杨诗兴把我国动物营养学科的学术水平推到了新的高峰,并在这个学科领域获得了崇高的威望和声誉。他被推选担任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常务理事、动物营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家畜生态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甘肃分会副理事长等职。

杨诗兴治学严谨,诲人不倦,言传身教,金针度人。他对研究生诲之以:“研究生就是学方法”“研究生要动脑、动手、动口。”他教学生,首先通过交谈了解学生的知识基础和强弱之处,再从试验设计到实施,从论文下笔到答辩,每个环节都细细指点,处处倾注了对学生的关爱。即使走上了工作岗位,仍关心他们的成长,和他们书信联系,以他那高深的见解、周全的谋划、处事的条理来启迪和勉励他们奋发努力。由于有他这面旗帜,甘肃农业大学的动物营养学科在全国院校中很有名望,许多学子都慕名前来求学求教。

许多青年教师永远忘不了跟着老先生学做学问的经历。杨诗兴要求他们要有良好的实验室工作技能。据学校已退休教师符义坤、郝正里教授回忆,杨诗兴的知识面很广,讲课的时候连接的知识点很多,学生很难跟上他的思路。他对学生的要求很严,要求教师上实验课之前,自己必须预做一遍是。

 杨诗兴夫妇还经常向青年教师谈要巧读书、读好书,带她们到图书馆现场教大家查阅科技文献,并对其中的数据进行计算,以求加深领悟和理解。以后,还多次带领学生到农村和牧场搞调查研究,鼓励他们参加一些科研工作,一步一步的将她们培养成合格的高等学校教师。经过不懈努力,动物营养与饲料科学已成为甘肃农业大学二级学科博士点。当年他的学生何振东、汤振玉、王小阳、符义坤、梁庆祥、郝正里、李婉平等,都成为动物饲养、动物营养、食品生产领域的专家和骨干力量,他们不仅从导师身上学到了为师之道,而且传承了导师严谨治学、勤奋敬业的精神,在甘肃农业大学的发展中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这些学术大家始终都有一种对事以真的态度。多年来,杨诗兴一直为全国动物营养学报审稿,对年轻人的稿件,他总是一丝不苟、一字一句的审。一次,编辑部寄了一篇稿件给他,文稿返回时,其中的评语和建议比原文还要长。大家看着稿件上密密麻麻的修改,都被老先生的精神所折服。为了保证文章的质量,他务求行文意义明确,模棱两可的词语慎用,结果的解释要尽可能追索其科学含义,引证必有明确出处。即使为学生请教问题复一封信,也是引经又据典,洋洋数千言,犹如一篇论文。

文革中,杨诗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多次遭到批斗、抄家,甚至一度失去人身自由。一家四口,长期挤在几间小土坯房中,工资停发,只有几十元的生活费,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但他乐观豁达的面对一切。1970年他在长城农场被集中管理劳动,白天分配看守晒麦场,驱赶麻雀;晚上饭后一个人在空场上仰观星斗。当有人问他看什么时,他说过去在书本上看到“星移斗转”一词,我要验证一下。对文革所受的磨难,他常说:回头一笑向前看,努力干,在晚年能为党为国家做一点工作,就是幸福。

杨诗兴一生以科研为伴,主持了许多研究课题,取得了累累硕果,带出了一批高层次的研究人才。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初,杨诗兴在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的同时,坚持开展科研工作。他认为在学校,科研、教学要一肩挑,只要这样才能促进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的提高。当年科研经费少,各种政治运动多,搞科研还得冒一定的风险,但他和彭大惠教授共同主持了“关于猪的饲养标准”和“关于白来航蛋鸡饲养标准”“应用人工瘤胃法调制小麦秸秆的研究”等3大系列的研究。其中“来航鸡新杂288品系幼雏、小雏、大雏及产蛋母鸡饲养标准的研究”获甘肃省高校科技成果二等奖,“甘肃黑猪的饲养标准研究”获甘肃省高校科技成果三等奖,“应用人工瘤胃法调制小麦秸秆的研究”“甘肃省饲料成分分析”等成果获甘肃省高校首届科学大会奖。通过科研,不仅促进了教学水平和学术水平的提高,而且带出了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

1980年,杨诗兴调任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彭大惠同时调往该所动物营养研究室工作。他们迎来了事业发展的春天。虽然他已年届七十,却挑起了更为繁重的科研重担。他豪情顿起,特作《七十自勉》诗一首,以抒发他老当益壮的情怀:

七十古稀今不稀,老骥岂甘久伏枥。

壮志未酬发已稀,馀年无多争朝夕。

夜以继日乐科研,年复年兮诲群儒。

延吾年兮益吾寿,为祖国兮尽吾力。

杨诗兴又开始了科研路上的新长征。他与夫人彭大惠带领一班弟子在更大的领域开展科学研究,承担了许多农业部下达的重大研究项目,并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其中“鸡的饲养标准和饲料配方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湖羊饲养标准研究及提高甲级羔皮率的科学饲养方法”,获中国农科院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美利奴羊的饲养标准及配套饲养技术研究”获农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亚麻饼替代鱼粉喂鸡的研究”获中国农科院科技进步三等奖。课题完成了,研究生也带了出来。他的得意门生戴志明、金岭梅、李勇、高天喜、张文远等,既得益于这些科研项目的锻炼,又传承了老先生的好思想、好作风,成为事业上的骨干力量。

 199180高龄的杨诗兴退休,但他仍以“蜡烛未尽犹燃烧,永不宁息海波涛”的诗句自勉,夫妇二人继续为畜牧事业贡献自己的才智。在他们的指导下,由甘肃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郝正里教授主编、13位国内专家、教授参编的《畜禽营养与标准化饲养》一书出版,对加快我国养殖业由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提高畜禽产品在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当时出版社的意见是让杨诗兴作主编,但他执意不肯说:“这本书不是我亲自动手写的,我不能当主编”,为此为这本书写了序。

杨诗兴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学习,精神感人至深。彭大惠对杨诗兴一直是很尊重的,一直在默默地支持他的工作。2008年,相依相伴53年的夫人彭大惠去世,享年94岁,对杨诗兴的打击很大。但杨诗兴思维敏捷,90多岁的高龄竟然学会和应用起了电脑,还能在网上查资料,获得了很多专业方面的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排遣了许多彭大惠去世后的苦闷心情在百岁生日时,杨诗兴写了一篇关于考证“马踏飞燕”的文章,发表在《丝绸之路》杂志上。

20115月,在过完百岁生日不久,杨诗兴在北京谢世,终年100岁。